首页
精品推荐
热门资讯
最新动态
综合新闻

热门资讯

你的位置:夜色资讯 > 热门资讯 > 靖康之变后的三条路线之争——宋高宗赵构南逃到底该不该挨骂?

靖康之变后的三条路线之争——宋高宗赵构南逃到底该不该挨骂?

发布日期:2022-09-12 06:15    点击次数:159

靖康之变后的三条路线之争——宋高宗赵构南逃到底该不该挨骂?

在今天看来,两宋最大的问题就是崇文抑武导致对外军事才气孱弱,导致被相近蛮夷轮番欺辱不说,最终还两次亡于异族之手。话说在中国历史上,这种顺利被外来民族干掉、而况还调和被干掉了两次、整个有3位皇帝当了俘虏的例子是高高在上的,堪称奇耻大辱。

细目会有人拿西晋和明朝来反对这一观念。但事实上西晋是被内附的匈奴人推翻的,严格来讲只可算是一场内乱,与汉代秦、唐替隋莫得推行的区别;而明朝固然被满洲人揍了个半身不摄,但别忘了朱由检但是被李自成逼上吊的,然后才被姓爱新觉罗的占了低廉辛劳。

南北宋先后亡于异族之手,这是两宋何如洗也洗不掉的误差

可关于两宋、尤其是北宋的赵家皇帝而言,这座江山最大的隐患可不是什么契丹人、女真人或是蒙古人会不会来拆家,而是成天操心文吏会不会结党、武将会不会强横、匹夫会不会抵抗。自然更让他们屈身的难题,则是若何才气生出一堆男儿并把他们抚养成人。

比如在两宋十八帝中,光是因为无后而找不到亲生男儿交班的就有8个。尤其是从至道三年(公元997年)宋真宗赵恒登基运转,到熙宁九年(公元1077年)宋神宗赵顼的第6个男儿赵佣(即其后的宋哲宗赵煦)降生,整整80年的时刻里在北宋的皇宫大内中降生的14个皇子中,只活下来了一个宋仁宗赵祯。

是以关于赵家皇帝来说,哪怕再来十遍靖康之耻,哪怕文吏全都结党、武将全都割据、匹夫全都抵抗,也不比找不到亲生男儿来交班更可怕。毕竟女真人来了可以跑,文吏不听话了可以换,武将生贪念了可以让文吏免强,匹夫抵抗了更是可以弹压。可要是男儿没了,这个皇帝当的还有什么真理?没看到堪称千古第一仁君的赵祯晚年及身后被弄得有多惨?

不外周而复始。生男儿这个困扰两宋皇帝的千古难题关于宋徽宗赵佶来说简直就像吃饭寝息相通稀松等闲——这位史上最能生的昏君一辈子共生下37儿、42女,缠绵79个,单凭一己之力就将两宋皇帝的“人均产量”从7.6个栽植到了11.6。

赵家皇帝生不出或养不活男儿的问题,对两宋的历史走向产生了关键的影响

可赵佶再能生又有啥用,最终还不是全都被女真人抓走、就剩下赵构这样一棵独苗?

是以对那些志在中兴赵宋的遗老遗少们来说,这个看起来不何如靠谱的大宋康王,简直比今天的大熊猫还要诊疗百倍千倍,必须得不吝代价的保护起来。

毕竟要是找不到一个正宗的姓赵的来兴废继绝,那大宋才是真的亡了,全球上哪儿去找这现成的蕃昌荣华去,还混个啥劲儿?

而关于女真人来说,如果不把赵构抓到或弄死,就意味着亡宋之军为山止篑,就意味着纵虎归山,是以岂论如何都不成放过他。

于是这个在徽宗、钦宗朝极不受待见的落魄亲王,就成了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整个寰宇最受提神的阿谁焦点。

01

在靖康二年三月女真人北撤之后,被立为伪楚皇帝还不足20天的张邦昌就找到了宋哲宗赵煦的废后孟氏,以后者的花样拥立赵构为帝。五月一日,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是为宋高宗,并将靖康二年改元为建炎元年。

赵构挨了千年的骂,其中有合理的所在,也有离别理的

5天后,赵构启用李纲为右相,并与其后被任命为左相的黄潜善,时任东京留守、知开封府的宗泽通盘,成为这个更生小朝廷中最受皇帝嗜好、亦然权利最大的“三巨头”。

其后往往有人攻讦赵构是遵从派,以至蔑称其为“完颜构”,事实上这是从截至倒推历程才有的辱弄。起码从他登基前后这段时刻里的进展看,咱们很贫乏出这样的论断。

没错,黄潜善是个铁杆的遵从派,同期被任命为同知枢密院事的汪伯彦亦然。此外,虽被免去了左相,但仍挂着太保、奉国军节度使、同安郡王的张邦昌,更是其后人们耳闻目染的大坏东西。可问题是,赵构不必他们,还能用谁?

要说明在建康元年之前,赵构仅仅赵佶的31个男儿(还有6个是在被掳到金国以青年的)中的普通一员,既不是嫡子,也非宗子(排行第九)。也就是说除非发生遗迹,他莫得任何但愿接收皇位,这辈子只可做别称宗室。

问题上是两宋的政事轨制高度老到,不光较之前朝,即是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王朝史中亦然数一数二的。曾经困扰过无数前朝皇帝的显贵、藩镇、外戚、太监等弊政在两宋基本都见不到行踪,宗室这个曾经的致乱之源也不例外。

宋朝的皇帝和大臣模仿了前朝对待宗室的经验警戒,制定了行之灵验的宗室赓续轨制,与历朝历代比拟都具有先进性和实效性:

“宋承唐制,宗王襁褓即裂土而爵之。然名存实亡,无补于事。降至疏属,宗正有籍,玉牒驰名,宗学有教,郊祀、明堂,遇国仪式,皆有禄秩。所寓州县,月有廪饩。”(《宋史·卷二百四十四·传记第三》)

其后王安石变法又在宗室头上砍了一刀,这就导致了宋朝的宗室一莫得封地,二不掌朝权和兵权,三还不成世及(推恩至五服外辞退)。是以从秦到清,还真莫得哪朝哪代的宗室敢说我方混得比两宋的同业还惨的。

八旗号弟是安故重迁,而宋朝的宗室是想不腐化都不行

是以在宋朝做一个及格的宗室该干些什么呢?养花、遛鸟、斗蛐蛐,宴会作乐、逛逛瓦子(宋朝的文娱场面)、撩撩妹纸,写写诗、作作画、练练字什么的都可以。但是不成战争政事、结交官员士人,连跟沙门羽士打交道都得多个心眼,否则很容易被皇帝和大臣们联手干掉;就连念书学习都不成进展得太积极上进,否则就会被认为是心胸大志、有不轨之心;既然当不成好人,那就尽情犯罪、欺男霸女、为祸一方总可以了吧?做梦!谁敢这样干,文吏们保证会像疯狗相通群起而攻之、活活咬死他。

除此之外,宗室还只可住在开封城里,谁敢乱跑,比如出城旅个游、访个亲,哪怕是上个坟都照样有谋逆之嫌。

也就是说宋朝的宗室,就是被当贼防着、当猪养着的——靖康年前的赵构,就是过着这样的日子。

偏巧他还从小进展出神人一等的天禀,在一众昆玉中堪称希世之珍:

“资性朗悟,博学强记,念书日诵千余言,挽弓至一石五斗。”(《宋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

于是其后阿谁接收了皇位的长兄、宋钦宗赵桓就何如看这个小昆玉何如不状态。

关于赵构这个稍显不废料的昆玉,赵桓一直暗戳戳的想弄死

是以在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宋金商议撤军条目时,女真人要求一亲王入金营为质,赵桓绝不游移就点名赵构。之后他还默允了种师道建议的尾击北撤金军的建议,很难说不是想把我方的亲弟弟也给一勺烩了。

截至不说明女真人咋想的,竟然把赵构放回归了。但赵桓并不散逸,当女真人第二次南下时,又绝不游移的点名让赵构出使河北与金军议和。

话说赵佶别的未几,就是男儿多得用不完,可赵桓为啥总揪着赵构无尽无休的薅羊毛?

是以赵桓的司马昭之心,连以忠勇著称的宗泽都看不下去了,不吝抗旨露面散伙了赵构连接北行:

“康王再使金,行至磁,泽迎谒曰:‘肃王一去不反,今敌又诡辞以致大王,愿勿行。’王遂回相州。”(《宋史·卷三百六十·传记第一百一十九》)

是以说,宗泽对赵构是有救命之恩的。

然而赵桓并莫得因此放过赵构,片霎又任命其为河北戎马大元戎,让他在这块女真人随处赛马的所在教唆“敌后斗争”。而在此期间,被任命为副元戎的黄潜善和相州知府汪伯彦是赵构为数未几还能使唤得动的官员,算得上是他收成的第一批心腹。

毕竟在赵构如故别称普通宗室时,别说跟这些朝廷大员打交道了,碰头打声呼叫没准都能招来闲言蜚语,哪来的心腹班底?

02

“三巨头”中,惟一没跟登基前的赵构产生过交加的,就是李纲。

李纲最大的问题,就是跟赵构没交情

而赵构刚一登基,向来以反面形象出现的大遵从派黄潜善,就随即向赵构举荐了李纲,而况建议擢升其为右相。

话说在古代中国向来是尊右卑左的,左相右相(其时的认真官称应为尚书左、右仆射)固然都是宰相,但右相自然就最初半头,是正宰相;而黄潜善这个左相,只可算是副宰相。

老黄哪来的这样高的醒觉?明明我方是遵从派,却非弄来个主战派首领当我方的上级?他这样做有不得已之处,但也不得不说这厮如实曾一度对赵构的由衷高出了私心。

靖康之变后,开封殒命、徽钦二帝被掳,固然大部分地区的官府建制还在,被打散的官军以及蜂涌而起的义军加起来高出百万,但却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在这种情况下,赵构的正宗地位固然无人可以质疑,但一时半会也没想法把这些势力都收拢起来。就连应天府里护驾的戎行加起来也不外万余人,而况个个都是伤弓之鸟,连界限大点的强盗乱兵可能都挡不住,更何况随时南下的女真铁骑?

是以这时候对赵构的这个小朝廷来说,最关键的就是站稳脚跟,能开张大吉就更好了。而能上演这个扮装的,李纲显豁是最合适的人选。

毕竟老李对大宋由衷耿耿那是谁都说明的,而况他如故主战派的一面旗帜,凡是想跟女真人死磕到底的仁人烈士都听他的。在这种情况下,黄潜善就算不宁愿,也得死守大局乖乖让贤。

即即是遵从派也很澄莹,要想保住赵构小朝廷,就必须得依靠主战派

然而他和赵构显豁都健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李纲这个人绝顶不好打交道。

事实上除了李纲,宗泽以及其后的岳飞等主战派都不好打交道,而况越是顽强主战的,就越难搞。

比如岳飞。岳武穆的忠诚和勇气是无须质疑的,但其执拗的性格和从来不说明和解为何物的立场却屡屡让赵构头大如斗。话说岳飞可一度是赵构的掌中宝、心头肉,对其宠幸之甚在整个高宗朝都无人可比:

“太上(赵构)知公之可大任也,独召公至寝阁,命之曰:‘中兴之事,朕一以委卿,除张俊、韩世忠不受节制外,其余并受卿节制。’”(《金佗续编·卷二十七》)

这但是将举国泰半军权尽数委之的架势——以赵构的自利、畏怯与多疑,能做到这个地步可算是对岳飞推心置腹了。就算是众所公认的他的第一心腹狗腿子秦桧,也从来没取得过访佛的待遇。

然而纵观岳飞的一世,除了对其极为鉴赏且心胸宏大的宗泽之外(事实上老宗曾经被岳飞气得半死),其余当过他上级或与其有过迷惑、同事联系的同寅,险些就莫得不跟他突破的。到了临了岳飞被赐死时,满朝文武除了韩世忠外,竟然无一人出头为他求情。

难道满朝都是秦桧冤家?这才确凿扯淡呢。还不都是他的臭性格闹的?

岳飞的忠义无须质疑,但他的性格性格如实让人头疼

赵构也不例外,而二者间的矛盾爆发就发生在淮西兵变之后——梗直赵构对整个寰宇、尤其是戎行充满怀疑之时,岳飞却先是上书自请率军拱卫建康,然后又不知存亡的提议速立皇储。这一火上浇油之举不但遭到了赵构的严厉斥责,而况也让后者以为岳飞跟刘光世这样的旧派军阀莫得任何区别。

从此君臣离心,再无信任,遂有其后的十二金牌以及“莫须有”之惨剧。

然而跟李纲比起来,岳飞得作恶的措施只可算是毛毛雨。

必须得承认,在赵构登基为帝之前哪怕李纲传闻过这个九皇子、康王的名头,也从来没正眼瞧过或是放在心上过。自然这并不奇怪,不仅大宋朝的轨制就是如斯,而况骄横的士医生们也向来都是这样个德性,李纲自然不成免俗。

哪怕当今轮到我方给赵构打工了,李纲的心态一时半会也难以扭转。是以他不仅往往仗着资历老、嗓门大就把黄潜善、汪伯彦等“新晋佞臣”喷得快快当当,对赵构也不何如尊重。

比如对张邦昌的处理方式。

在靖康之变中老张如实有失臣节,还当上了40多天的伪楚皇帝,不外那是女真人拿开封全城匹夫的性命逼出来的截至。而况他“在位”期间,只在文德殿办公(北宋皇帝在垂拱殿)、面西而坐(皇帝坐北朝南),同期坚决制止大臣向他朝拜——如果有马屁精非拜不可,他就飞快站起来“东面拱立”。与人交谈时不称“朕”而称“予”,文告交游不称“诏”、“旨”而称“手翰”。头号大狗腿王时雍曾以“陛下”称号,截至被老张绝不原宥的臭骂了一顿。

等女真人北撤之后,他更是第一时刻退位让贤。可以说要是莫得张邦昌的主动配合,赵构就算还能登基即位,也不可能有这样胜利。

张邦昌与秦桧不同,将其一棒子打死的科罚方式是失当的

然而李纲却矢口不移张邦昌是乱臣贼子,非杀了他不可:

“纲上书极论:‘邦昌久典机政,擢冠宰司。国破而资之以为利,君辱而攘之以为荣。异姓建邦四十余日,逮金人之既退,方降赦以收恩。是宜肆诸市朝,以为乱臣贼子之戒。’时黄潜善犹傍边之。纲又力言:‘邦昌已僣逆,岂可留之朝廷,使路线目为故皇帝哉?’”(《宋史·卷四百七十五·传记第二百三十四》)

其后赵构逼上梁山给张邦昌贬官外任以逃难。这还不算啥,其后李纲干脆连赵构都瞧不上了:

“黄仲本言於先生曰:‘李伯纪一再召,乃黄潜善荐也。途中见颜岐言章,遂疑潜善为之。李入国门,潜善率百官迓之,李默不一语,因此二公生隙。’又曰:‘上云:李纲孩视朕!’”(《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一·本朝五》)

话说就是今天你找个年青气盛的小伙子“孩视”一下,算计都能激起冲天怒气,弄不好还会招来一顿老拳,何况如斯对待一个皇帝?

但两宋的赵家皇帝就算有万般不是,公正也如故有的,那就是落拓不跟大臣们一般目力。像宋仁宗赵祯往往被喷一脸唾沫星子,照旧风轻云淡,赵构固然不足祖先大度,但这点容人之量如故有的。

可问题一朝触及到江山抚慰和身家性命,热门资讯那就不成忍了。

03

其时赵构靠近的最紧要的一个聘用,就是到哪儿落脚的问题。

客观的说,其时遵从派给出的建都建议如实是妥当的

他固然在应天府登基,却注定仅仅个救急的聘用。要说明应天府在成为北宋的南京之前但是叫宋州,而赵匡胤在陈桥兵变前担任的最关键的一个职务就是归德军节度使,驻节地就在宋州,可谓是大宋朝的龙兴之地。

但是北宋立国时却把国都定在了汴州(今河南开封),还曾讨论过洛阳和长安,就是没讨论过宋州。这是因为宋州相近无险可守,在漕运的便利进度上又不足汴州——老赵家最坚强发达时都看不上的所在,在如今女真人随时可能大兵压境的时刻,哪能是让赵构宽心的存身之地?

于是他征询大臣们的意见,麾下的“三巨头”给出了判然不同的谜底。

宗泽的建议是回驾开封。而况老宗是如斯的热衷此事,以至于天天给赵构上书,说京师粮价舒服,拥兵百万,士民皆怀忠义之心,天天盼着皇帝返京。谁要是敢反对,谁就是跟张邦昌相通的乱臣贼子:

“上疏请上还京。俄有诏:荆、襄、江、淮悉备巡幸。泽上疏言:‘开封物价市肆,渐同平时。将士、农民、商旅、士医生之怀忠义者,莫不肯陛下亟归京师,以慰民气。其唱为异议者,非为陛下忠谋,不外如张邦昌辈,阴与金人为地尔。’”(《宋史·卷三百六十·传记第一百一十九》)

第一个跳出来跟宗泽打擂台的“乱臣贼子”,竟然是李纲。老李以为老宗这家伙固然忠义无双,但言语办事却不何如靠谱。因此正确的做法是可以去东京望望,顺路股东下军心士气。不外这样干危急性很高,要是招惹到女真人可就空泛了,没准靖康之耻还得重演一遍。是以赵构到了东京转一圈就得飞快跑路,可以先到南阳(今河南宛城)去知悉一下形势,如果站不住脚就再往洛阳或者长安跑。

为啥赵匡胤放着长安、洛阳不选而建都汴州?显豁李纲给出的建议亦然不靠谱的

为此李纲运转鼎力入辖下手整顿军政,并在沿江、沿淮、沿河建置帅府,奉行纵深防护,就是为了给赵构准备好各式后路。

至于黄潜善的意见根柢不必想,那就是飞快跑、往江南跑,而况跑得离女真人越远越好。

宗泽临死之前仍在高呼“渡河”,自然是最坚忍的反攻派。是以他想把赵构弄到开封、以皇帝的旗号组织动员寰宇烈士,再出兵规复失地,乃至直捣黄龙、迎回二帝,一雪靖康之耻。

李纲自然亦然坚忍的主战派,但比拟宗泽更现实。他深知以大宋朝举国之力还被女真人打得草菅人命,直至江山沦丧。如今赵构这个光杆皇帝要兵没兵、要粮没粮,就算真的有种、听了宗泽的话去组织反攻,那亦然给女真人送菜的下场。

是以老李自然也想规复失地,但理解暂时做不到的现实,是以把主要的元气心灵放在保住赵构这棵大宋正宗的独苗上——要是这货再挂了或是被抓走了,那么大宋朝可就真的完犊子喽。

宗泽主攻,李纲主守,黄潜善主逃,而况立场都很顽强,谁都不成劝服谁。那么赵构该何如选?

赵构的聘用是擢升宗泽为延康殿学士、京城留守、兼开封尹,黄潜善被升任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也就是当上了正宰相,而李纲则遭罢相,改授观文殿大学士、提举杭州洞霄宫。

更极点的是,坚决维持李纲,图谋回应、迎回二帝的太学生陈东、抚州乡贡进士欧阳澈,被赵构下令正法。

赵构最终选了主逃路线,而况逃得比黄潜善建议的更远

“不得杀士医生及上书言事人”据说是大宋朝的祖训,固然赵桓和赵构先后破了戒,但这样赤裸裸的因言构罪,如故极其淡漠的事情。

那么是啥让赵构如斯炸毛?

04

在攻、守、逃这三条路线之争中,最不成让赵构安逸的,就是李纲主张的那条。

后世都说赵构是遵从派,其实是种完全让人摸头不着的思绪——就像鲁肃曾对孙权说过的那样,谁都能遵从,就是君主不成。因为君主遵从后,不但会失去系数的权势,还会生不如死。

说一国之君是个遵从派?这在逻辑上就是说欠亨的

徽钦二帝前事不远,赵构应该比谁都懂得这个真理真理。他可能自利、畏怯和怕死,但要说他就心爱向女真人遵从,这个真理真理是岂论如何也说欠亨的。

更何况他与女真人世还有着国仇家恨。大要阿谁不着调的爹和不靠谱的哥死不死的,赵构不何如在乎,可问题是他事母极孝,与妻女情怀极深,而赵构的生母韦贤妃,原配内助、宪节皇后邢秉懿和5个亲生女儿都被女真人掳走了,而况受尽了辱没。话说凡是是个平常的男子,会对此东当耳边风?

是以其后宋金达成绍兴和议的一个关键前提,就是女真人开释了韦氏归宋,否则赵构宁可打到底:

“金人遣萧毅、邢具瞻来议和,帝曰:‘朕有寰宇,而养不足亲。徽宗无及矣!今立誓信,当明言归我太后,朕不耻和,否则,朕不惮用兵。’毅等还,帝又语之曰:‘太效果还,自当谨守誓约;如其未也,虽有誓约,徒为虚文。’”(《宋史·卷二百四十三·传记第二》)

而况此时的赵构,如故个刚满20岁的年青人。也许其后他的心已恶浊、血已冰冷,但起码在其时以止境后的很长一段时刻里,赵构如故有着年青人应有的冲动和盼愿的。

否定了这少量,就很深奥释其后的岳飞、韩世忠为何能受到重用并屡立功勋——要说明在大宋朝的绝大多半武将都混得灰孙子不如,凭什么他们就能例外?

岳飞等名将能立功立事的前提就是赵构的维持。一朝不维持了,截至就是十二金牌和莫须有

但即便如斯,他也很难服气宗泽的那多少诺能够结束。

在其后的东京保卫战中,宗泽如实数次击退了金军,一度保住了这座大宋朝花样上的京师。但其前提是什么?因为赵构不在这里呀!是以东京对女真人来说就是块鸡肋,打得绝顶三心二意,那么他们打击的重心又在那儿?

其时的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的伐宋战术有二,其一就是打掉宋人的临了一支强军,即西军;其二是收拢赵构,澈底息交宋朝皇统。为此从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运转,金军主力兵分两路,其中西路军10万戎马在富平之战中大破西军18万人,将这根北宋临了残存的脊梁澈底打断;东路军的10万精兵则由完颜宗弼率领,联络打进江南里面,一齐搜山检海将赵构撵到了海上隐迹。哪怕是在竹篮汲水北撤途中,女真人仍能在黄天荡一战中杀得名将韩世忠三军尽墨,临了不得不跳水逃亡。

其时金军之强,宋军之弱由此可见一斑。

试想一下,如果赵构按照宗泽的建议复返东京,那险些就绝顶于在女真人眼前竖起一块大靶子,上边还墨迹淋漓的写着“快来打我”这四个大字——要是金国的20万精兵倾力来攻,试问在其时谁能守得住?

弄不好历史上就莫得南宋这个王朝了。

谁都说明宗泽的意见不可取,但没人喜跃在这位忠耿的老臣头上泼凉水。毕竟这位当年对皇帝但是有过救命之恩,而赵构临了亦然用升官的想法,把宗泽骗取畴昔拉倒。

要是赵构不逃,历史上可能就不会出现南宋这个王朝了

但李纲注定就不会有这样的优待。因为他就是个纯正的“空降干部”,跟登基前的赵构可莫得任何交情。

话说赵构如故很念旧情的。想当初在落难时奴隶过他、保护过他乃至于有恩于他的,岂论是像黄潜善、汪伯彦、耿南仲这样的遵从派,如故像宗泽、朱胜非、王渊、康履这样的主战派,赵构都对他们可以。就算其后有失势、坐罪乃至巧合死掉的,也都能享受追赠身后荣誉的待遇。

惟一的例外就是张邦昌,那如故因为老张偷了赵构的小妈,的确让他火冒三丈。

就像东北那旮旯的张老帅曾说过的那样,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情面世故——这句话岂论放在古今都通用。

是以别看李纲名气大得很,但对赵构来说就是个行状司理人,而非通盘创业打寰宇的心腹班底。是以对他的使用自然只好“疗效”这样一个标的,犯不上谈情怀。

不外老李给出的药方实在不咋地,而况立场还不法例、竟敢“孩视”赵构,是以主政仅75天就被动下岗,其实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那么李纲主守的主意,为什么最不遭赵构待见?

因为此时的赵构,还是不是靖康年前阿谁连东京都没出过的康王了。他在金营当过人质,澄莹女真人是何等的凶悍善战;他还领过兵,说明大宋朝破耗巨资抚养的那帮兵油子有多渣。是以宗泽主攻的主意固然馊了点,但起码对赵构的名声是有公正的,至少身后能落得个“皇帝守国门,君主死社稷”的美名(可参考朱由检)。可要是听李纲的呢?守不住是一定的,弄不好到头来逃都逃不成,还得落下个窝囊的骂名,他到底是图个啥?

其时宋军就是打不外女真人,这是铁的事实,找啥借口都没用‍

是以先溜为敬才是最合适赵构情意,亦然最现实的做法。其后所发生的一切也讲授了此言非虚——完颜宗弼所率领的东路军一齐南下,宋军所谓的沿河、沿淮、沿江防地比纸糊的也强不到哪儿去,险些是一捅就破,像应天府、扬州、建康(今江苏南京)、临安府(今浙江杭州)等大城要地更是随手可取。临了完颜宗弼一齐说明无阻的哀痛了明州(今浙江宁波),逼得赵构下海隐迹,这才逃过一劫。

要是他听了李纲的话,傻乎乎的躲在那些堪称坚不可摧的堡垒里死守,截至会若何?就算能一齐从南阳逃去洛阳、长安,截至也不外让金军的东西路军包了饺子的下场。

05

因为赵构一登基就撒丫子开跑,是以在后世没少挨骂。再加上其后绍兴和议时冤杀岳飞,以至于脑袋上畏战遵从的标签,似乎始终莫得摘下来的但愿。

但事实上从建炎南渡到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间的十几年里,赵构大部分时刻都是个绝顶坚决的主战派。不承认这少量,就没法解释像朱胜非、吕颐浩、赵鼎、张浚等主战派能够先后担任宰相,更没法解释像岳飞、韩世忠、吴玠等名将在此期间为何能联翩而至的取得维持并屡立功勋。

赵构主过战,也主过和,这一心路历程的转动很难用几句话说澄莹

否则以赵家皇帝对武将的疑惑和介意,岳飞何如可能会在外开荒至绍兴十一年才收到十二金牌?

而况我一向认为,赵构南逃的场面固然丢脸,却是其时情况下惟一现实而况正确的聘用。

如果赵构听了宗泽或李纲的话截至会若何?可以拿朱由检做个反例。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正月李自诞生国大顺后出师直捣北京,朱由检就有了幸驾南京的筹办。事实上在前一年清军第六次入塞后,他就跟周延儒商量过幸驾的事情,但被懿安太后所阻。这回皇嫂失当拦路虎了,可这种很有畏敌潜逃嫌疑的论调总不好从斟酌工整的皇帝陛下口中说出吧?是不是应该由由衷耿耿的大臣们率先提议,然后朱由检坚拒,忠臣们再苦谏,以至还得强即将其抬上南行巡幸的马车,变成皇帝陛下心不甘情不肯被动幸驾的事实,是不是一切就很完满了?

可惜这个寰宇上就莫得完满。于是哪怕朱由检将期盼的见地扫遍朝野,竟然莫得一个大臣体察君心,喜跃跳出来为他分忧。临了气得朱由检痛骂“朕非亡国之君,事事乃亡国之象”(《三垣条记·附识卷中·崇祯第二》)。

既然跑不成,那就主动伏击吧。这回吏部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李建泰倒是毛遂自荐了,截至这厮一出京城就被李自成的雄兵吓破了胆,干脆蹲在保定城中不战、不降也不走,直到临了被抓了俘虏。

朱由检其实不想“君主死社稷”,可惜找不到他的黄潜善配合

比及李自成在宁武(今山西忻州)击败周遇吉后,大明江山还是摇摇欲坠,明廷里面围绕战、守、和的争议也公开化了。内阁首辅陈演、次辅魏藻德等主战,却拿不出像样的军略,连出征的军费都不说明去哪儿找。左中允李明睿敕令幸驾南京,却被斥为“邪说”,连左都御史李邦华提议太子朱慈烺先南幸驾遭到反对,最终在乱糟糟的争吵声中朱由检只好文牍“君主死社稷”,并说出了那句留存青史的名言——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为亡国之臣(《明季北略·卷二十·崇祯十七年三月初三日》)。

既不成战,又不肯走,那就只可死守一条路可走。而一朝连守都守不住,那么朱由检只好去上吊了。

截至朱由检一死,大明朝澈底群龙无首。还有心保家卫国的大明官员、将士不知为何而战,只可遵从拉倒。而那些一直被当猪养着、当贼防着的诸藩则可以澈底放飞自我,纷繁称帝称君,士医生们则为了哪位王爷才是正宗吵得不可开交。要不是满洲人追杀得紧,那一大堆南明小朝廷间弄不好还得先来一场内战。

试想要是朱由检先跑了,哪怕是让朱慈烺先跑出来,这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满洲人还能不成那么胜利的横扫寰宇?

这时候又可以拿赵构给朱由检做个反例了。

赵构被女真人一齐搜山检海撵到了海上隐迹,最终才逃过一劫,还被吓得失去了生养才气,可谓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身后被骂了千年。可一时的蒙羞受辱换来的是什么?那就是南宋152年的江山。

试想如果由朱由检跑到南边主理大局,南明还会那么落拓的被满洲人抹除吗?

因为赵构是赵佶的亲男儿、大宋朝赵家最正宗的交班人,是以甭管他被女真人搜山检海得多难过、绍兴和议得多丢人,也别管什么苗刘兵变、淮西兵变闹得有多凶,更别管他冤死岳飞、偏信秦桧有多乖谬,但最终的截至都是赵构稳稳健当的在那张龙椅上安坐了36年,其后还做了25年的太上皇,却从来无人能动摇过他的位置、质疑过他的意识。

也可以说恰是因为赵构不吝代价的得过且过,才有了其后的南宋王朝。否则不管换了谁来做这个皇帝,截至都不见得比南明好到哪儿去。

是以要是朱由检也逃了的话……

好吧,这个话题不成再扯下去了,否则该挨骂的就是我了。



Powered by 夜色资讯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